儿子第一次来北京的家

2018-06-13 22:04:08

儿子小时候“自来熟”,很快就能和陌生人成为“朋友”,这大概得益于他从小“穿百家衣”以及我们对他的“放手”管理


上世纪90年中期,我们单位的机关总部从唐山迁到了北京,生活基地却依然留在唐山,医院、学校、服务公司……都原地未动。也就是说,机关总部的职工换了个办公地点,不能每天下了班就回家了。大家平时住集体宿舍,周末发班车回家。后来,单位给在北京工作的机关总部职工解决北京住房,这是时任领导做的头等大好事!至今俺就念着他的好。一任领导政绩再大,却没有给职工谋福利,那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一个好领导。


俺家那栋楼的楼下三层是个酒店,很气派,一楼的大厅开间很高,宽敞明亮,餐厅也上档次,连门口的保安都是穿着“北京保安”的统一制服,显得很神气。一切都与唐山的家不一样。


那是夏天的一个午后,儿子 第一次来到这个新家。那时候他大概9岁?正是对什么都感觉新鲜的年龄。刚一进屋,就迫不及待放下背包跑楼下玩去了。一会儿就从门口保安那里拨通了家里的电话。我们在唐山的家里没有安装电话,他觉得这样给家里打个电话很好玩。


我们对儿子一直采取“放手”管理——实际上就是不大“管理”,四五岁就让他自己出去玩,只要吃饭的时候知道回家就行。北京毕竟是个大城市,他又是第一次来通州,我就在电话里规定他只能在这栋楼以及楼下的院子里玩,怕他出了院子走远了找不回来。


快吃晚饭的时候,楼下酒店的大厨打电话来说要找郭梦。我正奇怪呢,儿子说了句晚饭不在家里吃了就跑下楼去。原来,那个下午,儿子不但跟保安玩得开心,后来还转悠到了酒店的后厨,和几个大师傅们混得很熟,大厨跟他说晚饭你想吃啥下来我给你做。


几天后儿子要回唐山了,大厨们还没有上班,他就去和保安告别,一个保安送给他“三节棍”留作纪念,还专门送他到门口的公交车站。原来,这几天一有空儿那保安就教儿子玩三节棍,也算是师徒关系吧。


我们充分相信社会上好人多,也充分相信自己家孩子行,所以才敢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放手。自己省心,孩子也开心。

看了又看

合作伙伴: